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一拍兩散

標籤: 徐晏清 都市 陳念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
《陳念徐宴清小說閱讀》主角陳念徐晏清,是小說寫手「一拍兩散」所寫。精彩內容:陳念結婚那天,徐晏清砸了她的場子。他穿了她最喜歡的白襯衫,站在她的跟前,問:「好玩么?」他狼狽蕭索,眼尾泛紅,彷彿她才是他們之中,負心薄倖的那個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徐漢義站起來,沉着一張臉,說「搞這麼一出鬧劇,隨便說兩句就好了?每一個都給我滾回祖宅去思過!不能沉下心,就不要給我出去丟人現眼!」
孟鈺敬此時也開了口,「婚約的事情,是我們兩個一起商量的,也不是你一個人堅持的事兒。咱們兩家這麼多年的至交,也不至於因為這件事鬧成這樣。筠筠也只是一時沒有想明白,給她一點時間。」
隨即,他看向陳念,朝着她溫和一笑,說「關於筠筠不救你這件事,我跟你道歉。雖說救人不是義務,但當時的情況,她沒有出手,你又是她的客人,那麼她也是有錯的。但我相信,推你下海,不會是她設計的。」
徐嫿這時還要說話。
孟安筠卻搶先一步,走到徐京墨跟前,一把將他拽出來,「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徐京墨都看得到。到底是我跟你密謀故意跳下去,還是你在跟我提議這件事,還沒等我同意,就直接把我推下去。不好意思,殺人滅口這種事,我真想做,家裡也不會允許我這樣做。」
「是。我當時確實有點鬼迷心竅,在你落水的瞬間沒有出手救你,這是我對不起你,是我的錯。但是你們明明在一起,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徐晏清,走到今天這一步,難道不是你親手造成的嗎?在我眼裡,我跟你之間可不是長輩的意願,徐爺爺根本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若不是我執意,我喜歡,怎麼都不可能是我跟你聯姻。」
徐京墨感覺到她在發抖,他抬手握住她的手,在她哽住的時候,低低的說「我當時看到,確實是徐嫿姐說完話就直接把筠姐姐推下去了,筠姐姐並沒有同意。」
「但是,筠姐姐,你不是答應我,不跟三哥結婚的嗎?」他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的委屈。
孟安筠猛然掙開他的手,眉頭皺了一下,「你,你別胡說八道!」
「我有錄音的。」他平靜的回答,黑峻峻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孟安筠,「你答應過我的。」
徐漢義看向徐京墨,「京墨,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孟安筠怒道「你給我把嘴閉上!」
徐京墨倒是挺乖,還真是一句話都不說。
孟安筠臉色並不好看,她內心焦灼,她立刻將重新指向徐晏清,「就是你在欺負我!」
而後迅速跑開了。
留下這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覷。
此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徐京墨身上的時候。
不過並沒有人去追問他跟孟安筠之間發生了什麼。
裴堰出聲提醒,「徐先生,我們該走了。」
裴堰是蘇賢先一手培養的人,蘇珺出事之後,蘇氏總裁的位置一直由他暫代,他也是掌管蘇老爺子團隊的人。
他的行為處事,跟蘇賢先如出一轍。
蘇賢先這樣的人,從來不會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框里。
在他知道自己生命有限的時候,幾乎盤算了所有事。
徐晏清由始至終只看着徐漢義,說:「我只是不想讓爺爺失望。」
徐漢義眸色冷厲,並不應聲。
走出門。
他們的商務車就停在門口。
徐晏清扶着陳念上車。
孟安筠正好能看到這一幕,她站在落地窗前,盯着他們的車子離開。
她內心壓着不甘與痛苦。
她被當成了工具人,就活該被欺騙嗎?
他憑什麼這樣理所當然!
還故意跟陳念眉來眼去,來羞辱她!
樓下,徐漢義準備回去。
孟鈺敬「筠筠那邊我會好好寬慰,她也是說的氣話,等過了這一陣就會好起來。她是懂事的……」
正說著,孟安筠突然又下來。
臉上的眼淚已經擦掉了,她冷淡的看着他們,說「我想通了,我跟京墨在一起,這樣的話,大家都開心。我剛才確實是因為生氣,但我也想明白了,沒有什麼比家裡人開心更重要。之前說的那些話,是我不懂事,對不起徐爺爺,讓你丟臉了。」
沒人知道孟安筠怎麼就突然改變了主意,但她現在的樣子,肯定也不像是認真考慮以後的決定。
不過徐漢義並沒有立刻應聲,只嚴肅的說」這個事,咱們稍後再說,我回去好好問問京墨。你也不要意氣用事,你好好休息。」
徐漢義一行人離開。
孟鈺敬帶着孟安筠去書房聊天,倒是沒直接問徐京墨的事情,只是跟她談心。
「既然老徐已經這樣說了,那結婚的事情,咱們就不急,也別說氣話。聯姻這個事情,本來該是高興的事,最後演變成這樣也是我考慮不周。」
孟鈺敬觀察她的神色,她最近瘦了很多,他也心疼,他張了張嘴。
不等他說話,孟安筠主動開口,說「從里蘭村回來以後,我每次出去都是跟京墨一起。我那麼急着想要跟徐晏清結婚,是因為我想擺脫他。」
她垂着眼,沒有再繼續說。
但孟鈺敬能看出來,她跟京墨應該是有事,至於這事到了什麼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孟鈺敬摸摸她的頭。
孟安筠一把抓過他的手,說「爺爺,就這樣吧。我跟徐京墨在一起。我相信這樣,徐爺爺會更高興。」
安撫了孟安筠後,孟鈺敬叫了孟鈞擇上來。
「爺爺。」
孟鈺敬看着他的腿,說「你現在走路很自然了。但也不要太逞能。」
「嗯。」
「跟我說一說你跟陳念之間的事兒?」
孟鈞擇「因為我媽的阻力而分開,這這件事您是知道的。」
「若是沒有徐晏清的事兒,我可能還相信你這番說辭。但現在回想起來,里蘭村裡發生了很多事,也是在里蘭村裡,你公開了陳念的身份。你對陳念知道有多少?」
孟鈞擇看向他,反問「這個陳念,有什麼問題嗎?我也是沒想到,這個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還會被翻起來說。」
「是啊,一個平平無奇的人,能走到你身邊,成為你的女朋友,怕也不簡單吧。」
……
徐晏清去參加了一個商業飯局。
陳念只見過他穿白大褂的樣子,從未見過他穿西裝談生意的模樣。
不過有裴堰在,他也不需要太費神,再者他自己本身有些名氣,對方對他很是敬佩和欣賞。
一頓飯下來喝了不少酒。
回去的路上,徐晏清扯開了領帶,眉頭微蹙着。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