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霍慕沉
霍慕沉

霍慕沉宋辭

標籤: 宋辭 都市 霍慕沉
霍慕沉宋辭是都市小說《霍慕沉》中出場的關鍵人物,「宋辭」是該書原創作者,環環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ytfeiyong...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3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379章
誰讓你家沒有小棉襖
隨後,他直截了當地道「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向我,這張通行證就只有一張,你不會不知道。你以為我行事能那麼通常,當初很容易找到秦晟的藏匿點,將霍殷離被切碎的屍體送過去是怎麼做到,也是靠這張通行證,所以我說不上是壞人,但絕對不是好人。」
「你這張通行證給我做什麼?」
「未來也許屬於年輕人,也許屬於你兒子。」秦宴直截了當,「我家裡是的小棉襖,不能去做打打殺殺,這將來就靠你兒子打打殺殺吧,誰讓你們家沒有小棉襖呢!」
「他願意如何,是他人生自己選擇,和我有什麼關係。」霍慕沉轉身就要離開,秦宴攔住,「我想再和你做最後一筆交易。」
「什麼交易都不方便現在說,我只想和我太太出去蜜月休息。」
「比較着急。」
自從秦家倒台後,秦宴從骨子裡倒是鬆一口氣,並不會是日日殫精竭慮。
剛開始那幾年,秦宴無所謂以後,只想把許星辰從監獄裏救出來,明明是姜錦城陷害,卻讓許星辰背負罪名坐牢。
到如今,秦宴竟然發現想過回普通人的生活,都是如此的艱難。
霍慕沉深眸直勾勾盯他看了一會兒後,款款開口「你想和我做什麼交易。」
秦宴左右看兩眼後,抓着霍慕沉的手腕往沒人地方去帶,沒有任何遲疑,說出自己想法「雖然我和許星辰身份是死人,但是許家還有人跳出來來爭奪財產,我們不想讓許家其他人得到財產,所以你幫我們奪得許家財產,我們把許家財產無條件送給你。」
「就只是這樣?」
「只是這樣。」秦宴語氣堅定。
「秦宴,和我耍心眼,你知道會死的多慘?」霍慕沉笑得瘮涼,眼底迅速冰封一片,讓秦宴面不改色的英俊面容流露出些許波瀾。
秦宴在氣場上卻同樣不輸霍慕沉,反而笑吟吟地看向霍慕沉,靜靜等待霍慕沉的答案。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兩人陰沉又同樣疏離目光,彼此交涉着目光,目光里夾雜着火花,男人漆黑瞳底里全都是不可見的眼色,對上秦宴眼底偽善又宛若漩渦的血盆大口,不知道是什麼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冰冷僵硬氣氛。
霍慕沉和秦宴同時開口「你說吧。」
秦宴笑了,「沒想到我們還挺有默契。」
「呵,誰和你有默契。」霍慕沉看過去,眼神里就全都是不屑,「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最後救我們一次。」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霍慕沉直接問道。
「秦氏集團雖然倒台,但是秦氏集團背後牽扯出多少家族集團,從你們調查到的資料里就明確顯示過,他們現在利益源頭全都沒有了,絕對不會對我們善罷甘休。」
「就算不善罷甘休也是對我們不善罷甘休,為什麼要說你?」
「他們的人無孔不入,也許發現我和許星辰沒有死,所以再一次對我們下手。而且我最近就能感受得到。」秦宴坦誠布公的講,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可以和霍慕沉好隱瞞的內容,「昨天星辰下床去做孕檢,險些從電梯里摔下去,現在做任何檢查,我都是抱她上下樓。」
「你們住在十樓,檢查在三樓。」
「這來回爬七樓,我不在乎什麼,我擔心他們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傷害到我老婆,防不勝防。這樣的賭注,我不想再來第二次。」秦宴坦誠。
「那你想要我做什麼?」霍慕沉單刀直入的問道。
「再幫我們一次,給我們一個新身份,再給我們配備一些足夠信任的人。我的人除了司機外,幾乎就沒有可以相信的人,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誰都沒有告訴。」秦宴直言,「星辰隨時隨地都會提前臨盆,秦家倒台,他們絕對不會輕而易舉放過我。」
秦宴又道「他們一直在尋找我和星辰下落,現在他們已經知道我和許星辰沒有死,就更不會善罷甘休。」
「你是想讓我弄死他們。」
「並不。」
「那你還要給他們提供資源?」
「不會,走上這條路並不是我選擇,現在我有選擇就絕對不會選擇再走這條不歸路,而且我現在沒死,我就不想死了。」秦宴低沉冷笑。
「我要是可以幫助你,這次我會幫你。」霍慕沉道,「說完了,那我就走了。」
「霍慕沉,小辭對我說過原諒我了,這是什麼意思?」秦宴直接問道。
霍慕沉驟然陷入深思,片刻後,沉聲開口「你曾經殺過她。」
秦宴眼瞳驟縮「我沒有。」
「秦宴,你是不是動用過想在我面前殺掉她,來為許星辰報仇。」霍慕沉問的直接。
秦宴心臟顫了顫,來回搖擺顫抖。
「你不用找借口,說你的真實想法和計劃。」
秦宴低低冷笑「是,我是想過。星辰被姜錦城害到被誣陷進監獄,但姜錦城到姜家無法崛起,是你親手扶持起來,否則他不會有這個本事陷害到星辰。你才是罪魁禍首,堂堂霍少沒有分辨出周圍爬出一條毒蛇。
但後面我救出來星辰,宋辭安慰星辰,也確實提早發現姜錦城的不對勁,和我印象中的宋辭不太一樣。」
「你印象中是什麼樣的小辭?」
「沒胸沒腦,只會闖禍讓你在後面給擦屁股。」秦宴不加掩飾的說出來對宋辭的鄙夷,「這樣的女人,我當時還真是不知道你怎麼看中她。後來我發現,宋辭和我們想像中的都不一樣,還是說她之前一直都是偽裝。」
「這倒不是,她以前真傻。」
「那就當做她真傻,但我得知宋辭是當年受害者其中之一,我不想我現在平穩的生活再出現任何問題,確實動用了想要將她徹底除掉的念頭,但是後來星辰沒事,我確實遲遲沒有下手。」
秦宴從來都沒有說自己是好人,當初也承認自己動了將宋辭徹底除掉的念頭,但因為許星辰在,遲遲都沒有下手。
「你現在還想問我什麼,我全都會告訴你。」秦宴笑道。
「沒什麼。」
「那這事就這麼定了。我要陪我老婆和女兒了。」
「我也要陪。」
「可你家沒有小棉襖,所以就沒辦法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