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都市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是作者大大「前夫又來搶萌寶」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江寶寶厲北爵。小說精彩內容概述: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亦言的眼神里,充盈着關愛和溫暖。
那滿滿都是白羽菲的模樣,真是要將她的心都融化掉了!
她也好喜歡秦亦言這種說話的腔調。
好像……自己已經真正的擁有了這個男人的愛!
白羽菲內心激動。
不過……
短暫的甜蜜,並沒有讓白羽菲改變計劃。
待與老總分開,白羽菲對秦亦言道「哥,我想和你說件事。」
秦亦言停下腳步,回頭看着白羽菲。
「今天……我就不和你一起加班了,我想早點回家。」
「可以。」
秦亦言答應的痛快。
「謝謝哥!」
白羽菲沖他露出一抹甜笑,轉着眼眸,心中已經迫不及待了!
到了下班時間,她便和秦亦言說了一聲,就先回了家。
此時,柳心愛剛吃過晚飯。
看到白羽菲回來,頓時愣了下。
然後她向白羽菲身後看了看,見沒有人,才問「只有你自己回來的?」
「怎麼,沒看到我哥很失望?」
秦亦言不在身邊,白羽菲的態度也起了變化。
這變化有點大,柳心愛忍不住仔細看向白羽菲的眼睛。
白羽菲這邊也在懊惱,覺得自己不該在這個時候顯露自己的真實情緒。
為了掩飾,白羽菲換上笑意,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哥他就是個工作狂,我有點受不了了,就提前回來。嫂子你可別對我失望啊。」
面對白羽菲的解釋,柳心愛淡淡笑了下。
但她心裏很清楚,剛剛的某個瞬間,白羽菲對她是有情緒的。
這很奇怪,明明她們之間……也沒有矛盾啊,那這情緒是從何而來的?
柳心愛不解。
可是也沒有問,只說「還沒吃飯吧,我讓傭人幫你準備好。」
交代完,柳心愛就想回房間。
可白羽菲叫住她,還撒嬌地說「說實話,我有點吃不慣這兒的飯菜。對了,我記得廚房裡有麥片,嫂子,你幫我泡一碗吧。」
這個……
小安就在柳心愛的旁邊,聽了這話,便自告奮勇地道「我來吧。」
這本來就是件小事,小安是傭人,由她來做也很正常。
但白羽菲卻對她變了臉色。
還滿臉挑剔地斥道「現在我們姑嫂聊天,你插什麼嘴!?」
白羽菲突然變得有些凶,這讓小安都呆住了,還有點不知所措。
柳心愛默默看了眼白羽菲,便道「還是我去吧。」
「但是您的腳腕……」
「不礙事的。」
柳心愛說完,就去了廚房。
小安有點擔心,還想跟去。
白羽菲卻再次攔住了小安,還命令道「我房間里的花都不新鮮了,去幫我換掉。」
「……是。」
小安不敢反抗,只得去了樓上的卧室。
但是小安的內心覺得好奇怪。
這位白小姐明明笑得甜美,在秦亦言的身邊也很乖巧的樣子。
怎麼轉過身,就這麼凶?
還指使柳心愛幫她做事……
明明柳心愛才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啊!
小安越想越替柳心愛覺得不值。
但在廚房裡的柳心愛卻心情平靜。
弄好了麥片,就送去給白羽菲。
白羽菲笑着接過,嘗了一口,就誇這個麥片的味道很好。
見她喜歡,柳心愛便說「那你慢慢吃,我先回房間了。」
「好,多謝嫂子!」
柳心愛回了聲「不客氣」,便扶着扶手,慢吞吞地上樓。
至於下面的白羽菲,則是冷笑了下。
然後一口一口地吃光了碗里的麥片。
她剛一吃完,皮膚就開始發癢。
一開始只有一兩處癢,到後來,渾身都癢。
白羽菲受不住,開始抓撓。
嬌嫩的皮膚很快就被抓出紅色的痕迹。
當秦亦言回到家的時候,白羽菲的眼皮都發腫了!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秦亦言立刻緊張了起來。
附身就在白羽菲的身邊,緊張地觀察。
而且越看,表情越嚴肅!
「你是不是吃花生了?」
白羽菲的呼吸有些困難,粗喘着說「花生?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吃了碗麥片。」
「誰給你弄的麥片!?」
「是……是嫂子!」
柳心愛在房間里聽到秦亦言的大聲責問,走了出來,並向下看。
而秦亦言一聽白羽菲的話,便立刻仰起頭,眼神很兇「麥片真是你給菲兒準備的?」
柳心愛嘴唇動了下,回道「對,有什麼問題嗎?」
「那麥片里,是不是有花生碎屑?!」
有嗎?
柳心愛回憶了下,好像……
「是堅果混合口味的麥片,應該是有的。」
「但菲兒對花生過敏!!而過敏是會死人的!!!」
柳心愛愣了下。
她根本不知道白羽菲對花生過敏這回事。
正想解釋的時候,秦亦言已經抱住白羽菲跑了出去。
白羽菲很難受。
渾身上下就沒有不難受的地方。
但是想到秦亦言剛剛對柳心愛大發雷霆,她就覺得好開心!
心想這次,柳心愛肯定完蛋了!!!
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因為身體難受,白羽菲的身體在發抖。
說話的聲音,也在顫抖「哥,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秦亦言已經將白羽菲放進了車裡,安撫道「別胡說,沒有的事!」
白羽菲好像沒聽到秦亦言的話,還在可憐兮兮地說「哥,如果我死了,也要死在你的懷裡。這樣下輩子,我就不用做你的妹妹,而是……」
你的妻子!
白羽菲最後幾個字,沒有說出來。
而急於開車的秦亦言也沒有追問。
他以最快的速度將白羽菲送去醫院,且衝進醫院,就將白羽菲送去了急救室。
秦亦言很慌。
但急救室里的白羽菲卻很冷靜。
她看着在給自己做檢查的大夫,問道「我的情況嚴重嗎?」
大夫以為白羽菲緊張,就安慰道「不嚴重,你這情況,吃過葯,再打打吊針,最多三天就會痊癒。」
「三天?那也太快了!不行!大夫,你能不能少給我開點葯,讓我的癥狀消失得慢一點?如果你有本事,讓我變得更嚴重也可以!」
白羽菲的古怪要求,讓大夫皺起了眉。
「你這個小姑娘,是不是出現幻覺了?你明明不嚴重!」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