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小丫么小刺花

標籤: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斐野 靈異 阮羲和
以靈異為敘事背景的小說《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小丫么小刺花」大大創作,斐野阮羲和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面巨大的液晶屏,屏幕里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消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着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裏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着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0: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宋辭上次在會所也問過這個。
宿泫雍自覺自己說錯了話,但現在也不好改口,索性就用了上一次搪塞宋辭他們的借口「pdd九塊九包郵,你進么?」
明眼人都知道這小子沒說實話,正常的也就糊弄過去了,偏偏韶至不按常理出牌啊,他微微勾了一下唇角,手臂上的青龍紋身栩栩如生,抬手的瞬間就把手機放到了桌面上,二維碼扎眼的很。
「加個好友吧,拉我進群。」
宿泫雍
他和陸慎允都下意識看向阮羲和。
但是某人此刻的信號接收器已經關閉,低頭摳着手玩,說什麼都不抬頭一下!
眼看着就要編不下去了,倒是一直沉默着的宿泫然打開手機掃了韶至的好友。
「我拉你。」
韶至靠着椅背,腳尖輕輕勾點着桌布,他也不着急,給足了他們做準備的時間。
有些事情,沒必要戳破,重在參與嘛!
「我也進,拉我。」
「我。」
宿泫然手指飛快地動着,腦子也轉的飛快,就是那嘴閑着。
「我們這群也挺奇怪,進去的都是前任,韶先生信玄學不,信的話還是別進了。」
韶至聞言饒有興趣地點開宿泫然的朋友圈,一邊慢條斯理地瀏覽,一邊懶洋洋地開口說話「凡事總要有個第一次嘛,群里都前任是吧,那挺好,沒見過現任吧,正好,我進去了讓大家瞧瞧,都開開眼。」
宿泫然
五分鐘之後,阮羲和看着聊天頁面里多出來的一個pdd九塊九包郵群陷入了沉默
這不是一個空群,這裏面還有七八十個人,瞧那頭像,男女老少都有,而且群里不斷發着各式各樣的鏈接,大家看着都不像演員。
宿泫然這人是有點東西昂!
她隨意點開其中一條。

9.9美妝眼影52宮格
這不就是情人節,女孩子們最不想收到的直男情人節禮物么?
懷着好奇的心情往下翻了翻
韶至見阮羲和一直在擺弄手機,好奇地湊過去瞧了一眼。
只見她剛輸完支付密碼,頁面跳轉回來以後顯示,她下單了116片七度空間,才67.7!
韶至
阮羲和開開心心地買完東西,剛抬頭便見他一臉複雜?
「怎麼了呀?」
「這個這麼便宜萬一質量不好,我去給你買點好的。」
「應該不會質量不好吧,一個工廠的貨,都一樣。」
她關閉了手機,隨意地放在桌子上,重新拿起筷子夾菜吃。
男人輕輕擰了一下眉頭,不過聰明的男人一般不跟自己老婆唱反調,他在手機里給托德發了條信息,讓他去買最好的衛生巾,嗯,買十箱!讓她用一輩子!
這個茬倒也算不輕不重地過了。
怎麼說呢,在場的小輩多,但是已經出來獨擋一面的大哥也多。
阿拉義、朴宰亨、越頡、宿泫然、羅德里克,這些人都是可以和韶至平等對話的,但是像越歧、宿泫雍這種的,就還真是差點意思。
但是,現在大的都聰明,不願意瞎出頭,小的跟在後面也就叫兩聲,沒人想跟韶至去硬碰硬的。
一個是因為沒有意義,另一方面原因無非就是那個圈子裡的滾刀肉多,被噶了也就噶了,根本沒有後續。
所以,即便多了四個人,這裡的主場控制權還是捏在韶至手裡。
「和和,你這個男朋友嘴挺厲害的,心態也好。」
044看戲看到現在,窩在意識海里發自內心地感慨了一句。
這是她唯一一個在修羅場里卻半點不受氣,還能反殺別人的現任!
「我也沒想到。」
她確實低估了霸王龍。
要是論暴躁,他的脾氣真沒比木頭好到哪去,但是霸王龍這張嘴是真毒啊,跟特么82年的鶴頂紅泡過似的,張嘴閉嘴都往人痛處上戳啊!
你說他忍了吧,他把許墅懟跑,把越歧說的懷疑人生,但是你說他沒忍吧,他現在又確實乖乖巧巧地坐在自己身邊抽煙,啥也沒幹,只要別人不在他面前舞,韶至就不主動攻擊別人。
其實已經很好很好了!
阮羲和對他向來要求不高,能這樣她都已經覺得男人很懂事了!
澳城
大熒幕里是鑼鼓喧囂的熱鬧景象,賭徒們肆意揮灑着自己手裡的砝碼,瘋狂浸潤在空氣里,雕樑畫棟的每一處都四散着金錢的味道。
可同那些紙醉金迷完全相反的卻是控制室里的絕對安靜。
他低頭看着群里的聊天記錄。
有人發了定位。
輕輕點開那個地址,指腹抵在英文地標上,只這樣都覺得心口微微發甜。
手裡的佛珠一顆一顆地自指腹間滾過。
心口酸軟發漲,氤氳着某種難言且複雜的情緒。
「六爺,阮阮小姐的開學典禮已經結束了,我們真的不過去了么?」
「嗯。」人太多了,她不喜歡。
「他們都去了。」
「嗯。」他好像變得貪心了,他想單獨見她,就像生日的那幾天一樣,入睡前,她會是自己見的最後一個人,晨光熹微時,她會是自己睜眼後見到的第一個人。
不分彼此,沒有距離,無人攪局,只有他們兩個人。
可是這樣的他,不適合去見她。
他還沒有好好藏起自己的野心,他怕他的玫瑰會害怕。
屋裡又陷入寂靜,晏扶風揮退了所有人,不知道為什麼,便連風兒敲擊窗戶的聲音在一瞬間都變得緩慢且溫柔。
佛珠一顆一顆地滾動。
有人輕輕拿起桌上那支紅玫瑰,花瓣上還帶着晨起時的露珠。
尖利的花刺扎破了他的指腹。
血珠子沾染在花莖上。
他卻毫無知覺般地溫柔低頭,平瀾無波的眸子里一圈圈地漾開情緒,像初化的冰川,像沙漠里未枯竭的涓溪,總之刨開的每一寸都是蝕入骨髓的情深。
喉嚨間那聲低喃很輕「怎麼辦,我好想你。」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