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江寶寶厲北爵

標籤: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 厲北爵 江寶寶 靈異
《前夫又來搶萌寶免費閱讀》是作者「 「江寶寶厲北爵」」的傾心著作,江寶寶厲北爵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5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聽到徐蕭瀟的話,秦亦言想到了什麼。
然後試探地問「徐小姐?」
「沒想到還能記得我,真是我的榮幸!」
徐蕭瀟陰陽怪氣。
但秦亦言沒有計較,隨即皺眉看向白羽菲。
原本看熱鬧的白羽菲也是一臉錯愕。
不明白姦夫怎麼還變成女人了!?
這……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徐蕭瀟原本還很期待與柳心愛的老公見一面。
誰能想到,第一次正式見面,這男人就像個暴君一樣!
簡直是莫名其妙!
不過徐蕭瀟雖然心裏有火,卻也想弄清楚究竟是什麼情況。
所以她深呼吸了一口氣,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問秦亦言「心愛說你很忙,沒時間來吃飯,那現在……」
「碰巧。」秦亦言道。
徐蕭瀟挑了下眉「那還真是『巧』啊!」
秦亦言微微一頓,沒再多話。
他能感受到徐蕭瀟言語中的不滿,但歸根結底,是他唐突在先。
也是他誤會了柳心愛!
所以對方有情緒,他無話可說。
而且……
秦亦言看着柳心愛,柔聲說道「抱歉,剛剛是我情緒衝動,嚇到你了吧?」
柳心愛聞言,在心底冷哼了一聲。
她根本不需要秦亦言的道歉。
他只想讓這個傢伙離自己遠點!
可……
徐蕭瀟還在看着他們呢,柳心愛只能壓住心底的煩悶,並做出大度的樣子,淺笑道「沒關係。」
緊接着就聽到秦亦言又說道「既然碰到了,那不如我們一起吃吧。」
他想藉機會好好表現一下,以挽回自己在柳心愛朋友心中的糟糕形象。
但他忘記了,他不是一個人來的餐廳……
「是要來一起吃飯嗎?那能不能算我一個?」
聽到白羽菲清脆的聲音,柳心愛閉了閉眼。
她本以為秦亦言是與商業夥伴來這吃飯。
可如果是和白羽菲一起……
那就算她費盡心機,徐蕭瀟也是會看出問題的!
柳心愛沉默不語。
徐蕭瀟則在聽到聲音後,看向白羽菲,並問「這位是……」
「我的妹妹,白羽菲。」
「白?兩位這是一個隨父姓,一個隨母姓?」
「不,菲兒是我沒有血緣的妹妹。」
秦亦言沒有仔細解釋,但徐蕭瀟已經了解了什麼意思。
然後便怎麼看白羽菲怎麼覺得彆扭!
最終,幾個人擠在柳心愛這邊的桌子前。
餐桌上的氣氛……有些尷尬。
白羽菲上下打量着對面的徐蕭瀟。
越看越生氣!
調查柳心愛的傢伙,他是眼瞎嗎!
只要看一看這人的臉,就知道她是個女人啊!
還害得她信以為真,甚至告訴了秦亦言……
不行,得想個辦法將自己摘托出去!
白羽菲眸子轉動,內心百轉千回。
然後,她主動打破了平靜。
一臉天真地對徐蕭瀟說道「也難怪會讓人看錯,姐姐你的這身打扮,太像個男人了。」
「白小姐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秦先生剛剛大發雷霆,以為我是個男人?」
徐蕭瀟玩味地看向秦亦言。
秦亦言面色頓時有些尷尬。
白羽菲不應該多話的。
這讓他此刻的處境很被動!
面對徐蕭瀟的盯視,秦亦言只得抬起眸子,有些不自在地回應道「是我一時被嫉妒迷了心竅,見笑了。」
「見笑倒不至於,可問也不問,就要拽走心愛……也太武斷了吧。」
秦亦言之所以被氣昏了頭,要帶走柳心愛,最主要的原因……
是因為那些照片!
想到白羽菲給自己看的那些照片,秦亦言心中疑竇叢生。
徐蕭瀟則繼續道「而且你帶走心愛之後,想做什麼,家暴嗎?」
秦亦言立刻擰起眉。
急忙否定道「不會,我只是想了解情況。」
「但你當時的樣子,可不像是會好好說話的樣子,反而迫不及待要……」
徐蕭瀟的話沒有說完,聲音中還帶着懷疑和嘲諷。
白羽菲看不慣徐蕭瀟那副樣子。
不過是場誤會罷了,她有必要揪着不放?
想着,白羽菲便開口質疑道「這位姐姐說話,怎麼咄咄逼人的。」
徐蕭瀟心情好的時候,開開玩笑,百無禁忌。
但若是她心裏有火,哪怕是在笑,也會給人無形的壓力。
說話的語氣也很有壓迫感。
不過……
她剛才哪句話衝著這個女人了?
這個妹妹,也「熱心」過了頭吧!
徐蕭瀟的視線,落在白羽菲的身上,似笑非笑「這可能和我的職業有關吧,我是研究心理學的,就喜歡挖掘細節,而細節,可是很能說明問題的哦。」
白羽菲心裏藏着那麼多秘密,聽到徐蕭瀟的話,立刻不自覺地錯開了視線。
同時,握着刀叉的手指忍不住收緊。
感覺氣氛愈發緊張起來,柳心愛便用手肘碰了下徐蕭瀟。
「你放鬆一點,現在吃飯呢,又不是在搞教學。」
「啊,抱歉,職業病而已。」
徐蕭瀟笑得洒脫,好像她剛剛真的只是無心說了幾句話而已。
但究竟是有心還是無意……
只有徐蕭瀟自己清楚。
秦亦言也想緩解下氣氛,便提議道「要不,喝點酒吧,紅酒怎麼樣?」
沒等柳心愛和徐蕭瀟發話,白羽菲便先嬌滴滴地道「哥,你最近休息不好,喝酒會頭疼的。」
「少喝一點沒關係的。」
「但喝得開心,就容易貪杯啊,不如我們就喝果汁吧。」
白羽菲想找存在感。
還要替秦亦言做決定。
只是當她無意間與徐蕭瀟對上視線的時候……
心裏驚了下!
因為對方的眼神太有穿透性了。
好像能將她心裏的小心思看個一清二楚!
這感覺很不好受,白羽菲立刻錯開了視線。
徐蕭瀟還是似笑非笑的樣子,道「心愛,你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姑子很關心她哥哥啊。」
「是啊,兄妹嘛。」
「兄妹——」徐蕭瀟拉長了聲音。
而她那拉長的音調聽得白羽菲心裏很火大。
這個女人算什麼東西,輪得到她在這裡陰陽怪氣嗎!
既然如此,那就和她過過招好了!
她對徐蕭瀟笑了下,便說道「還沒有正式認識過呢,不知道小姐怎麼稱呼?」
「我叫徐蕭瀟,是心愛的同學兼死黨,這次來這邊,是要在一所大學裏面任教。」
白羽菲聞言頓時不屑的在心裏翻了個白眼。
所以,她只是個老師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