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盛莞莞凌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盛莞莞凌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盛莞莞凌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

標籤: 慕斯 盛莞莞 盛莞莞凌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都市
《盛莞莞凌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是作者「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都市,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盛莞莞慕斯,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可惜十六歲的盛莞莞如今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唯獨沒有經商天分。盛莞莞一見數字就暈,也沒有一次能完成盛燦給的測試。無奈之下,盛燦只能提前為盛莞莞和盛家的將來做打算。於是,就有了今天這場生日宴...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3: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急忙起身,抓起床頭柜上的衣服,直接進了洗手間,關門的瞬間,聲音傳出來。
「睡的很好。」
凌少宸嘴角的弧度加大,凌厲的眉眼柔和似水,看着女人的背影笑意加大。
幸福很簡單,無非就是一個溫暖的懷抱,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那邊的凌如雪,也剛剛睜開眼睛,懶洋洋的抻着腰身,眉眼還未睜開。
「早啊,老婆。」溫潤的聲音,好聽的可以讓耳朵懷孕。
宮楠眸光柔和,女人散着一頭長髮,精緻的臉溫柔嫵媚,另男人的目光灼灼。
凌如雪睜開眼睛,望着宮楠深情的眸子,心一跳,「我該起來了。」
宮楠嘴角含着笑,長臂一撈,將女人攬入懷裡,「老婆怎麼這麼急,時間還來得及,不如……」
男人附身,唇瓣貼在女人的耳畔,聲音變的暗啞。
凌如雪臉頰一紅,想要掙脫宮楠的手臂,「誰是你老婆,我們還沒結婚呢。」
宮楠不但沒鬆開,雙臂反而用力的將她抱住,「雖然沒結婚,但我們在一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如果不是宮父生病,到現在都昏迷不醒,兩人的婚事早就該提上日程了。
凌如雪眉眼柔和,這幾年兩人已經形影不離,在外人看來,已經是夫妻般。
但想到宮父,她臉色一變,昂頭看向一旁的宮楠,「你爸爸情況怎麼樣,還是沒有醒的跡象?」
宮楠目光幽暗,提到自己的父親,心裏五味雜陳,這麼多年,畢竟是自己的父親。
但提及感情,他又不知該怎麼形容,跟他的關係。
「好了,別想了,等下吃過早飯我們去醫院,看看叔叔的情況。」凌如雪感受宮楠的情緒變化,揚着白嫩的臉頰。
白皙的皮膚,透着惹人遐想的紅暈,宮楠喉結滾動,不想讓女人不高興,壓下心裏的衝動,起身。
早飯後,兩人收拾好出門。
醫院裏,宮父一直躺在床上,但情況並不理想。
王秀蓮看着床上閉着眼睛,一直昏迷不醒的男人,這麼多年病痛的折磨,讓他的臉飽受風霜,已經留下了歲月的痕迹。
反觀自己,比他小十歲,皮膚保養的雖不及貴婦,但還是顯得非常年輕。
如果真的一直陪着他,如果他命大,活個十年八年的,那自己豈不是要浪費自己的青春?
但想想,畢竟這麼多年的夫妻,王秀蓮還是有些不舍。
如果自己真的拋下宮父,一走了之,不但沒了宮楠這顆搖錢樹,恐怕那人也不會對自己死心塌地。
畢竟現在的一切,都是靠她的。
聽見病房外傳來腳步聲,依稀聽到熟悉的聲音,王秀蓮整理好情緒,急忙假意給宮父掖被子。
宮楠推開門,就看到這樣的一幕,凌如雪見狀,眉眼輕晲了一下,不知為何,總感覺王秀蓮做所的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
「宮楠,你們來了,快坐吧,我剛給你爸擦洗過身子。」王秀蓮一臉的熱情,自顧的說著。
宮楠跟凌如雪進了病房,走到窗前,看着床上依然閉着眼睛的人,「我爸還是這樣,沒有任何反應嗎?」
王秀蓮聽聞,抬起手擦了擦眼角,一副難過的模樣,「哎,這麼多天了,也不知道你爸爸什麼時候能醒,我擔心死了,你說,如果他不醒,我該怎麼活啊?」
說完,抬眸看向宮楠。
宮楠眉頭一皺,暗沉的眸子越發幽深。
「醫生沒說伯父永遠都不醒,我們作為家屬不該這樣消極。」凌如雪語氣冷漠,淡然的看了一眼王秀蓮。
王秀蓮假哭的動作一頓,惡狠狠的掃了一眼凌如雪,她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沒名沒分,連宮家的門都沒進不要臉的,竟然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我相信我爸可以醒的,不行,我們就轉院。」宮楠沉聲。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還不如早想辦法,聽聞的凌如雪恍然大悟,她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
唐逸的在醫學上的造詣,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她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忘記了。
當即就拿出手機,對宮楠道,「我出去打個電話,很快就回來。」
宮楠不知她要做什麼,但還是點頭,凌如雪見狀走出了病房。
看着她出去,王秀蓮可不會放過任何,可以詆毀她的機會,對宮楠開口。
「你真的想好了,真的要跟凌如雪結婚嗎?」
宮楠不明所以的看着王秀蓮,「媽,你有什麼意見?」
從開始到現在,凌如雪無論怎麼做,都得不到王秀蓮的認可,怎麼說,她撫養大了宮楠,他不能忘恩負義。
但也不代表,她可以隨意詆毀他愛的人。
王秀蓮露出很為難的樣子,好像很難啟齒般,「我只是覺得,她是千金小姐,從小就被人嬌生慣養,怕她不能好好的照顧你,怕你以後會受委屈。」
宮楠俊臉微沉,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冷硬,「我相信如雪的為人,她雖然是千金小姐,但性格溫和,沒有一點大小姐的脾氣,何況,兩個人在一起,不是非要女人照顧男人。」
言下之意,他可以照顧凌如雪。
王秀蓮知道宮楠一心偏袒凌如雪,但心裏還是不甘,「就算是你照顧她,那你想沒想過,以後我跟你爸爸老了,你既要工作又要照顧我們,怎麼兼顧的過來?」
一個不能服侍好夫家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個好女人,何況,那個人是凌如雪。
含着金湯勺出生,怎麼會卑微的去伺候老人呢?
王秀蓮心裏得意,她就不信自己打動不了宮楠的決心。
宮楠眸光微眯了眯,王秀蓮說的沒錯,如果着的讓凌如雪作為家庭主婦,在家伺候公婆相夫教子,恐怕她真的做不到。
見宮楠神色微頓,王秀蓮眼裡閃過得意的笑,她就知道,宮楠從小就聽她的話,不會輕易就被一個女人改變的。
「這件事我會處理,何況,現在我們還沒結婚,談這個還言之過早。」
聽到宮楠的回答,王秀蓮簡直就要氣炸,但卻不敢反駁,氣憤的咬着牙。
很快,凌如雪回來,臉上帶着笑意,「宮楠,轉院的事已經辦妥了。」
宮楠聞言微詫,隨即就笑着拉起凌如雪的手,「謝謝你。」
「你我之間不需要說這個,我們可是一家人。」凌如雪心裏暖暖的,能為自己愛的人分擔,她才能體會到自己的價值。
宮楠眸光溫潤如玉,修長的身形將女人包裹住,痴痴的凝視着她,眼裡彷彿有千言萬語。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