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蘇熙凌久澤
蘇熙凌久澤

蘇熙凌久澤小說免費閱讀

標籤: 凌久澤 蘇熙 蘇熙凌久澤 都市
《蘇熙凌久澤》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蘇熙凌久澤,講述了​蘇熙和凌久澤結婚三年,從未謀面,極少人知。晚上,蘇熙是總裁夫人,躺在凌久澤的別墅里,擼着凌久澤的狗,躺着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而到了白天,她是他請的家教,拿着他的工資,要看他的臉色,被他奴役。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其他人卻不行,有人辱她,他為她撐腰,有人欺她,他連消帶打,直接將對方團滅。漸漸所有人都發...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6: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信箋是很早的了,字跡也是秦雋早些年還上學時的字。
所以,這個信箋是早就放在裏面的。
姜姜心頭一跳,忙將信箋折好重新放進去,又把相框放回原位。
只是心口依舊發燙,明明是已經知道的事,仍舊像發現了什麼秘密一樣。
*
很快秦雋出來,穿着深色的家居服,問姜姜,「喝點什麼?只能喝熱的,薑茶還是奶?」
姜姜裝作什麼也沒看到,道,「不想喝東西,我媽給我帶的東西呢?我沒找到。」
秦雋雙手環胸,靠着門框,淡淡看着她,「沒有東西,只托我帶一句話給你。」
姜姜微微睜大眼,「什麼話?」
秦雋走近幾步,燈光被他高大的身影遮擋,頓時暗了幾分,他眉眼也是暗的,「姜姨讓我告訴你,讓你珍惜我,不要再傷我的心!」
姜姜猛的後退,靠在了書桌上。
秦雋繼續往前,雙手撐住書桌,將她幾乎抱在懷裡,濕潤黑暗的眸子盯着她,「能做到嗎?」
姜姜身體後仰,想到了剛才那個信箋,耳根慢慢紅了,眼珠亂轉,「今天我們不都是說清楚了嗎?」
秦雋繼續俯身,一張殷紅的薄唇幾乎貼在她額頭上,「說什麼了?」
姜姜的聲音忍不住發顫,「你說不想要感動的愛情,說給我時間考慮。」
「那要考慮多久?」秦雋垂眸睨着她。
離的太近,男人說話時呼吸撲在她臉上,帶起串串戰慄,姜姜目不斜視,啞聲道,「不知道。」
「再等十年,還是二十年?」男人問,「只要你說個數,我一定等下去。」
姜姜渾身緊繃,大概是太緊張,脫口道,「你也可以不等。」
秦雋眉頭一皺,突然抬手捏住她下巴,迫她抬頭,氣息冷凝,「再重說一遍!」
姜姜心跳如鼓,看着他壓抑着痛楚的眼睛,腦子一亂,用力推開他,快步往外走。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姜姜跑出了書房,聽到男人的咳嗽聲,不由的腳步停下,錯身往書房裡看。
秦雋伏在書桌上,彎着腰,還在咳。
「你怎麼了?」姜姜轉身回去,皺眉看着他,「生病了?」
秦雋抬頭,咳的一雙眼通紅,用紙巾捂住唇,沉聲道,「你說呢?那天晚上把我一個人扔在雪地里,我是鐵打的不會生病?」
姜姜狐疑道,「都好多天了!」
秦雋轉身背靠着桌子,「就因為好多天了,發作起來才嚴重!」
說完,秦雋又掩唇咳了一聲,「咳咳!」
「剛才還淋了雨!」姜姜擔心道,「你家裡有葯嗎?吃點葯吧!」
「不用吃藥!」秦雋自嘲的笑,「一點小病,沒關係,這點難受抵不上你給我的萬分之一!」
姜姜被他的笑刺痛,喉嚨一哽,「你說了不逼我,現在又這樣!」
秦雋抬頭,見姜姜咬着唇,淚凝於睫,眼看着就要哭了。
他頓時心疼,伸臂將她抱在懷裡,「不說了,我吃藥,好不好?」
姜姜靠在他懷裡,「發燒嗎?」
「可能有點熱,你摸摸!」秦雋道。
姜姜忙抬手去摸他的額頭,摸完又摸自己的,隨後瞪着眼睛道,「比我的還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