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團寵媽咪撲倒記
團寵媽咪撲倒記

團寵媽咪撲倒記葉熙霍薄言

標籤: 葉熙 團寵媽咪撲倒記 都市 霍薄言
熱門小說《團寵媽咪撲倒記》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葉熙霍薄言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葉熙霍薄言」,喜歡都市文的網友閉眼入:四年前,她被迫生下雙胎女兒,只剩半條命,四年後,她成為了人人爭搶的神醫聖手,帶着兩個天才寶寶鎩羽而歸,剛入酒店,就被掉包了,兩個女兒換回兩個兒子,葉熙驚怒,一不小心惹上冷麵閻王霍薄言。 「做我兒子的後媽,我給你一切。」男人語帶施捨。 葉熙挑眉望向他:「霍總,追我請排隊。」 「不過是一個平平之姿...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徐霜霜此刻的內心,猶如炸起了一道雷,讓她有些凌亂,也有些焦燥。
說實話,她是真的希望何琳就死在那場意外中的,永遠不要再回來了,不要出現在陸司霆的生命中,因為,她知道陸司霆是真的愛她,也許他將來也會有別的女人,可再沒有人能夠比何琳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更重了。
徐霜霜就坐在車裡等着,等着朋友給她發來關於何琳的照片。
此刻,國外某高檔餐廳的包廂內,何琳坐在椅子上,凌宗行正交代服務員點單事宜。
何琳拿出手機,翻看着沫沫發過來的短訊,沫沫又幫她拍了兒子的視頻過來,這個朋友真是用心良苦了,為了緩解她的思子之渴,兩三天就會去幫她拍個照片,何琳真的很感激,也很感動。
凌宗行側眸過來看了一眼「是你兒子的照片?」
「是,他又長大了一些。」何琳發現,小傢伙變白了,小身板很圓潤,看來,陸司霆把他養的很好,給足了他父愛。
凌宗行看着何琳臉上難得出現的輕鬆笑容,他心情也跟着放鬆了一些。
「何琳,你跟陸司霆,真的不打算髮展下去了嗎?」凌宗行突然問她。
何琳表情一僵,把手機放了下來,端起了茶杯喝水「我也不知道,但現在,我不是很想見他。」
「如果你不想跟他在一起,那需要我幫你把孩子的撫養權爭取過來嗎?我看你真的很想念你的兒子,我也有女兒,我對她的感情也是極為深切,每天都還要關注她的學習狀況,交際,身心健康,這可能是所有當父母的,都必須操的心,你以後肯定也會像我一樣,時刻都想關注孩子的動靜。」凌宗行開口詢問。
何琳的臉色更加獃滯了,就連眼神都失了光彩「我暫時還不想要孩子的撫養權,正如你所說的,你對孩子如此的關注,如果這個孩子是陸司霆親手帶大的,那對於他來說,這孩子也是他的命了吧,如果我冒然就要搶走,那對他也是巨大的傷害。」
凌宗行怔訝的看着她「你還是很關心他的,不是嗎?」
何琳俏臉一白,轉頭看向窗外「是,我還是在乎他的,我希望他一切安好。」
「可他失去了你,他每一天都過的度日如年吧。」凌宗行輕嘲了一句。
何琳苦笑道「以前我會把自己當一回事,以為他失去了我,肯定生不如死,可現在,我發現,除了血緣關係,夫妻並不算在其中,我再等一等吧,也許一年……不,可能幾個月後,他的身邊就又有了一位紅顏知己,我相信,他會找到一個代替我的人,去幫他度過日夜的空虛寂寞。」
「那如果他一直等你呢?一年,兩年,五年,十年,你也不回去找他?」凌宗行有些驚訝,看來,何琳又給了陸司霆機會,她現在只是在試探他。
「當然不會,如果他三年不找,那我就回去,跟他繼續過日子。」何琳開玩笑的看向凌宗行「之前,我的想法很堅定,他母親差點害死了我,奪了我的孩子,我應該要恨他們陸家一輩子的,可當我在醫院工作了這半個月後,我看透了生離死別,突然覺的,愛情,怨恨,就好像一團煙霧,隨着一個人的離去,統統都會消失的,我既然還活着,那我何不用心去好好的感受生活,還愛着誰,就去愛他,我的孩子離不開我,我也遲早要回去照顧他的,這是我的責任。」
凌宗行擰緊了眉宇,何琳的這個決定,令他有些煩燥。
「好,你說的有道理,活着,就該去愛,何琳,我好像越來越欣賞你了,我覺的你較一般的女人有點不一樣,你會思考,而且,你思考的方向,正合我意。」凌宗行說著,給她加了一杯水「難得遇到知己,來,我們喝杯酒吧。」
何琳看了看旁邊的紅酒杯,搖了搖頭「喝酒就不喝了,我下午還要工作,以茶代酒吧,謝謝凌先生的救命之恩,還有對我工作的扶持,你的恩情,我永生難忘,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回報你的恩情。」
凌宗行深幽的眸子一凝,意味深長的說道「當然,會給你機會回報的。」
何琳並沒有深思他的話意,只是仰頭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凌宗行喝的是酒,他優雅的端起來喝的時候,深沉的目光,透過玻璃杯沿,看着旁邊閉着眼喝水的女人,薄唇揚了一絲笑意。
午餐端上桌了,精緻又美味,接下來兩個人的聊天,基本上是凌宗行詢問何琳的工作上的事,何琳看了一眼他點的五分熟牛排,輕笑了一聲「凌先生,在吃飯的時候,還是不聊我的工作吧,我怕說的太多了,會影響到你的食慾。」
凌宗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切下來的牛排,突然間好像沒有了味口。
「那我再換一份吧,全熟的。」
何琳瞬間被逗笑了,更加不敢再亂說那些血淋淋的手術事件。
「你的手術刀應該拿的挺穩的吧,我看你切牛排的動作,十分的熟練。」凌宗行指了指她的舉動。
何琳一怔,她立即放下刀叉「可能會有一點職業習慣吧。」
「那以後我要生病了,要做手術,可以找你嗎?」凌宗行開玩笑的說。
「凌先生,這種不吉利的話不能說,我希望你長命百歲,身體健康。」何琳立即嚴肅的看着他。
凌宗行笑意迷漫在他的眸底「謝謝你的祝福,我收到了。」
何琳一怔,突然間好像也收到了男人看向她的眼光里,那別有一番的深意,她心頭狂跳了一下,是錯覺嗎?
「何琳,我跟你年紀相差了近九歲了,你會不會覺的我們之間的談話有代溝?」凌宗行狀似不經意的詢問她。
「不會啊,凌先生自帶幽默感,而且,成熟穩重,特別懂得照顧人的情緒,跟你相處,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何琳如實的說道。
「那就好。」凌宗行的內心,也好像放下了一樁心事。
午餐結束後,何琳就跟着凌宗行一塊兒從包廂出來了,此刻,蹲守在桌子後面的一個女人,快速的拿出手機,錄下了何琳的身影。
隨後,她把視頻發給了朋友徐霜霜,並且附錄了一段語音「霜霜,看到了嗎?是不是何琳,不過,何琳我倒是不敢確認,但她身邊那個男人,我認識,是這邊一個有名的富商,因為混血,十分的帥氣,我經常能看到他上雜誌,何琳運氣也太好了吧,這邊剛離開了陸司霆,一轉身,就投入了另一個有錢男人的懷抱,我真要懷疑,她是假死逃出國外,就是為了跟這個男人在一起。」
徐霜霜聽完了朋友的這段錄音,仔細看了看視頻,其實,不用看,何琳一出現,她瞬間就肯定,那就是何琳,也許人的容貌會有相似,但這清冷的氣質,絕對就是何琳了。
徐霜霜又仔細看了看走在何琳身邊的男人,高大的身軀,一身西裝,貴氣優雅,一看就是有錢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長的好看,五官深刻立體,雖到中年,可卻保養的很好,一點沒有中年男人的油膩感,相反的,那份成熟儒雅的氣質,卻更加的明顯。
「何琳怎麼會跟國外的富商在一起?難道……她不愛陸司霆了為了這個男人,連孩子也不要了?」
徐霜霜有些蒙了,如果沒有看到這一幕,她肯定不相信何琳是假死,可看到她身邊這個男人,徐霜霜難免會多想一些。
「呵,何琳,你可別作死啊,不過,你不作死,我怎麼會有機會呢?」徐霜霜又是感慨又是得意「既然你都這麼正大光明的跟別的男人出雙入對了,也就不要怪我把這個視頻,發給陸司霆看看,就讓他親手來撕你吧。」
徐霜霜這般想着,就準備發給陸司霆,可下一秒,她轉念一想,不行,現在發還不是時候,陸司霆肯定還沒有放下她,萬一她是真的被陸夫人陷害了,然後因為命好,被這個男人救起來了,那她肯定還恨着陸司霆,她自己不肯回國,肯定也有她的原因。
如果陸司霆知道他還活着,抱著兒子過去找她,求她,何琳這種心軟的女人,說不定會立馬又忘記傷疤,轉投陸司霆的懷抱,到時候,陸司霆帶着愧欠愛她,娶她,她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陸司霆什麼都會滿足她的。
「何琳,你是不是故意讓人知道你還活着,就是想讓人告訴陸司霆,讓陸司霆主動過去求你回來?」徐霜霜的腦迴路,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但,她既然是想到這一層面上了,她突然不想就這樣被何琳利用。
「這視頻,我就先留着,總有用處的。」徐霜霜恨恨的咬着牙根。
威嚴的大樓,聶譯權的身影,出現在外交辦公室門口,眾人看到他,都主動過來打招呼,可聶譯權其實只是路過,順道過來看一眼妹妹的。
聶景柔聽說大哥來了,她看了一眼大門口處,就見大哥冷着張臉,朝她打了一個手勢。
聶景柔心中暗叫一聲慘,看來,大哥大清早的跑過來找她,無非就是想要問清楚昨天晚上她藏的男人是誰了。
聶景柔真的很想假裝沒看到大哥,可是,大哥的身影實在是太威嚴了,他又穿着正裝,站在門口處,存在感太強大,她想裝瞎都裝不成。
於是,聶景柔只好不情不願的低着個頭,走到了聶譯權的面前。
「到旁邊的會議室說話。」聶譯權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轉身推開了一間無人的會議室。
聶景柔只好跟着他進去。
「說吧,你私藏的男人是誰,我認識的?」聶譯權坐在椅子上,手指在桌面上扣了兩下,語氣嚴肅的問。
聶譯權表情一呆,下一秒,她語氣堅決「我現在還不是很想說。」
「連大哥都不告訴,我怎麼知道你藏的是不是壞男人。」聶譯權是真的擔心妹妹,現在渣男滿地都是,妹妹雖然看着精明,可她毫無戀愛經驗,甚至都欠缺分辯渣男的本事,這萬一真的被人騙了感情,那他這個當大哥得心疼了。
「他不是壞人,是個好人。」聶景柔趕緊解釋道。
「你告訴我他是誰,我才能幫你分析他是什麼人。」聶譯權有絕對的自信,妹妹交往的男人,他肯定能連他家祖宗十八代都查出來。
「哥,你就對我這麼沒自信我好歹讀了那麼多年的書,我看男人還是很有眼光的。」聶景柔微抬着下巴,不服的抗議。
「好了,景柔,我來找你,不是跟你吵架的,你就告訴我,他是誰就行。」聶譯權趕緊站了起來,溫柔的哄着妹妹。
「我要說了,你可不許告訴別人,因為你是我哥,我才告訴你的。」聶景柔知道瞞不住了,只好決定說實話。
「好,不往外說。」聶譯權答應了。
「他是夏遠橋,夏小姐的大哥。」聶景柔一說,臉就紅了,聲音也低了下去。
「什麼?」聶譯權幽眸瞬間睜大,不敢置信「怎麼會是他?」
「為什麼不能是他?」聶景柔的反問聲音更大。
「你跟他……你們不太般配吧。」聶譯權實話實說。
「哪裡不般配?他未娶我未嫁,我們很般配啊。」聶譯柔氣勢咄人。
聶譯權瞬間被氣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跟他完全是兩種人,他成熟穩重,而且,屬於溫文儒雅的男人,你清冷寡言,性格內斂,你們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沒有什麼共同的話題吧。」
「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有,你又沒有在旁邊聽着。」聶景柔小嘴一撇,生氣道「大哥,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現在有點喜歡他,而他,也說過有點喜歡我,我們決定好好相處,你不許說他的不好。」
聶譯權表情一愕,妹妹這維護的也太直接了吧,這麼快,就不允許他亂說夏遠橋的不是了,唉,到底誰是她的親大哥?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