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雲姒霍臨燁
雲姒霍臨燁

雲姒霍臨燁小說免費閱讀

標籤: 雲姒 雲姒霍臨燁 都市 霍臨燁
小說《雲姒霍臨燁》,現已完本,主角是霍臨燁雲姒,由作者「小說免費閱讀」書寫完成,文章簡述:「不想被休,就把你的血抽給她!」雲姒堂堂首富之女,為尋真愛,隱瞞身份穿下嫁楚王。王爺厭惡,下人欺凌,小妾陷害。穿越第一天,就被便宜夫君拉去給他的側妃獻血續命?想要我的血是吧?我先放干你!痴女翻身,囂張霸道,拳打白蓮,腳踢人渣!冷王普信:「女人,你成功的引起本王注意!本王願意再娶你一次。」雲姒拍了拍桌...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22: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雲姒親眼看着他猛然起身,狠狠地吐了一口黑血,最後,重重地倒了下去。
身上的軍甲,發出沉重的一聲,彷彿什麼轟然坍塌。
「九爺!」
「阿九!」
雲姒的身上,被濺上了黑血。
她傾身過去,在他眼瞳之中最後的光里,看見了自己,隨後,他緩緩合眼。
見到這樣的場面,所有人頓時亂做了一團。
「師父,九爺怎麼了!」陸鶴嚇得伸出手去探鼻息。
柳太妃更是急得緊緊的看着雲姒,不敢催促半句。
雲姒抬起袖子,擦去臉上的黑色血跡,看着他嘴角的血隱隱之中帶着紫色,隨後便萬分鎮定的退出身來「藥物的應激反應,九爺沒有真的醒。」
「藥物?」陸鶴道「還沒有用藥啊。」
雲姒在醫藥箱里翻找的功夫,便道「毒藥的作用。」
陸鶴急忙湊過去「師父,你可能解?」
一句話,叫屋內屋外,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雲姒的回答。
雲姒從醫藥箱里快速地將葯分好,拿出了工具,聲音清晰且鎮定「我素來不在毒理上有研究,沒有把握治療,但是也要儘力一試。」
門口,德勝公公幾乎是馬上放下了心。
他也知道,雲姒不擅長解毒!
只是此刻,德勝驚聲道「陛下也是像九爺這樣!」
段凌宵收回眼,眼底有着十足的把握「這個毒,我會解,我有萬全的把握。」
德勝公公的眼眸一亮,幾乎就要帶着段凌宵走。
剛轉身,無數的士兵就圍了上來「凌大夫,先幫我們九爺醫治吧!」
「放肆!陛下危在旦夕,你們居然敢阻攔,九爺手底下的人,居心不良啊!」德勝公公才開口,立即有侍衛持刀圍了上來。
士兵們半點不懼怕,滿目通紅地看着德勝公公
「九爺是為國征戰才傷成這樣的!」
「凌大夫先留下藥再走吧!」
「我求求凌大夫救救我們的九爺!」……
話音才落,無數的士兵,紛紛朝着段凌宵下跪。
這一幕,叫德勝公公看在眼中,不由的心驚肉跳。
旁的男子也就罷了,這些將士,鐵骨錚錚,不畏生死。他們心中,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如今,居然願意為了天地父母之外的人,跪一個女子……
這種人,怪不得陛下容不得!
德勝呵斥「陛下是九爺的皇兄,又是君,先長後幼,先君後臣。你們在這裡攔着,是想要陷九爺不仁不義,還有犯上作亂謀反之名!」
段凌宵立即道「藥物不是這麼容易配出來的,但是大家放心,我在皇宮只要配製出來,就讓人給九爺送來。只是……」
她轉頭,從窗戶那看進去,看着雲姒的背影道「希望到時候,身為隨行軍醫的六小姐,能不要在耽誤治療!陛下一有好轉,我也馬上過來!」
呵……反正這個毒她知道也見過。距離死,還有一段時間。
要是治不好,就說是雲姒耽誤了時間。
要是治好了,她就能藉此,一舉在京城聲名大噪,壓過這個半路竄出來的雲姒!
眾人看着段凌宵離開。
對雲姒的恨意,很快也到了頂峰。
裏面,雲姒已經快速地給霍慎之做完了檢查。
「口服的藥物裏面,含有氰化物,現在九爺已經進入到了氰化物中毒的呼吸障礙期。呼吸短促,心跳弱而快,心律不齊,血壓升高,神志模糊。一般的治療,容易有後遺症。」
雲姒將緩解氰化物中毒藥物美藍跟硫代硫酸鈉藥劑遞給陸鶴「交替注射,半盞茶一次。不但能夠緩解氰化物中毒,還能緩解磷中毒。」
她再給陸鶴幾瓶硫酸亞鐵溶液「在給他灌這個藥液,能夠叫他服食過的毒藥徹底失效。」
說著,雲姒找來了銀針「我已經封住了他的血脈,讓毒不至於在身體里走得那麼快。不過只有四個時辰的時間,若是我不回來,就將銀針拔掉。」
陸鶴快速記下,猛然發現不對。
他記得,韓師父封血脈,也只有半個時辰。
而且——
「師父,你不是說你不會嗎?你給我這些,你要去哪裡?而且,你什麼時候學的針灸,居然都能達到封血脈四個時辰的地步了?」
空青看了一眼陸鶴,再看向正在快速清洗着手的自家主子,就想到了這三個月……
剛開始,自家主子有些先兆性流產。
於是她就開始學針灸術,用中醫之術在配合著原本的醫術保胎,雙醫合一,才將兩個孩子頑強地留了下來。
期間,她用小動物試針,最後,空青自請試針,才有了現在「微薄」小成。
雲姒快速擦拭着手「四個時辰而已,若是學到頂峰,是能夠封血脈二十四個時辰,也就是兩天的。」
屋內已經關上了窗戶,十一已經派人把士兵們趕走,也叫人把守了起來。
雲姒走時,轉頭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九哥,先前你為我遮風擋雨,這次換我助你一臂之力。
「我已經把那些藥典都記熟了,他中了什麼毒,我知道。只是按照藥典來治療,解毒不徹底,會有後遺症。根據那些藥典,我中和了我的醫療方法,現在有一套屬於我自己的醫治方法。」
雲姒收回眼,自始至終,沒有半點慌亂「陸鶴,你看着九爺,藥用完之後不久,他隨時會醒過來,看上去是無恙了,可是毒不是徹底清除。我醫藥箱里的葯,也不足以徹底解毒。唯有找到其他的草藥,相互融合結合使用,才能算徹底解毒,完全沒有後遺症。」
從前,雲姒學習西醫時,覺得西醫厲害。
後來接觸了韓大夫,覺得中醫博大精深。
到現在,她才明白。
兩者沒有誰高誰優誰是「最」。
治病救人的東西,若是醫者能夠有本事將兩者融合,針對病情毒理使用,讓傷患恢復從前,沒有半點毒副作用,救了人,那才是最厲害的。
她有西醫的理論做基礎,經過了這三個月的學習更實踐,雖不足以稱得上全然通曉,但是在能找見的毒物理,就更加明白,到底是什麼有毒元素在產生毒害。
外面,雲姒才打開門出去,就聽見無數的士兵,凶神惡煞地看着自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