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東方魔豆

東方魔豆 第622章 這個吻印在他的掌心 試讀

2022-10-26 01:41 作者:柒九嬰
  • 東方魔豆 東方魔豆

    靈異小說《東方魔豆》是作者「「柒九嬰」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諾雲無名氏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她的嗓子啞得快說不出話,下床給自己倒了杯水潤嗓。「你這兩天去哪兒了?我和瀟瀟給你發了那麼多消息,你竟然都不回。」池鳶系著睡袍的帶子,抬頭間,和男人的目光撞上。他的氣場很強,鼻高眉深,重瞼壓成窄窄一道,襯着狹長微揚的眼尾,有種疏離寡淡的薄冷...

    點擊閱讀《東方魔豆》全文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622章 這個吻印在他的掌心

池鳶需要一個宣洩的口子,只是她沒有選擇他而已。
霍寒辭將人放到車上,親自為她扣上了安全帶。
池鳶睜開迷茫的眸子,看了他一眼,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她撐起醉醺醺的身體,就要傾過去親他,霍寒辭卻一隻手擋在了她的嘴唇前。
酒味很重。
池鳶眨了眨眼睛,也就將這個吻印在他的掌心。
他只覺得掌心像是被什麼撓了一下,那股癢順着每一個毛孔,鑽進了身體的最深處。
他將手縮了回來,放在自己的身後,不受控制的將掌心收緊,彷彿這樣就能永遠留住這種感覺。
池鳶偏在座位上,彷彿快要睡過去。
但是下一秒,一個溫熱的吻就印在了她的唇畔,「還你。」
他的語氣淡淡的,將安全帶徹底系好,直起身子就要離開。
池鳶拉住人,想說什麼,卻又感覺腦袋裡實在很混沌。
許久,她眼底又聚攏起一陣霧氣。
「蕭總呢?」
霍寒辭渾身一僵,又氣又惱。
他掐住池鳶的下巴,伸出自己的西裝衣袖,在她的唇上擦了擦,彷彿要將剛剛那個吻擦乾淨,就當自己沒親過算了。
還什麼還,醉了都還惦記着別人。
他的力道有些大,池鳶感覺自己的嘴唇都要被人擦破了。
她的眉心皺緊,忍不住說了一個字,「疼。」
霍寒辭也就放輕了力道,氣得去了駕駛位。
簡洲去送蕭絕,他這裡自然就只有自己開車了。
但是一路上池鳶也不太老實,一會兒將手伸過來摸一下他的腿,一會兒又將腦袋偏過來。
霍寒辭被她折騰得沒了脾氣,但想到她和蕭絕單獨見面,胸腔還是醋意翻湧。
等回到壹號院,他將人抱進懷裡,直接進了主卧。
把人放在床上後,他去浴缸里放滿了水,然後很乾脆的將池鳶剝光,塞進了浴缸里。
池鳶因為醉酒,臉頰紅彤彤的,完全沒有醒。
霍寒辭看着她熟睡的臉,又看着她微微抿着的有些可憐的唇瓣,心中的醋意緩緩消失,他忍不住傾身,想要把人吻住。
池鳶卻在這個時候睜開眼睛,推開他。
「嘔。」
她的胃裡很不舒服,全程兩人也沒吃什麼東西,此刻只吐出了一些黃水。
而且全都吐在了霍寒辭的西裝褲上。
他的眉心都在跳,想了想,抬手揉着太陽穴。
池鳶哪怕是醉了,此刻也很有禮貌,知道自己不小心吐人身上了,連忙抬頭對他笑笑。
「抱歉。」
「抱……抱歉啊,霍總。」
沒喝醉酒的時候,叫他霍寒辭。
喝醉了,就叫他霍總了。
霍寒辭的臉色徹底沉了下去,索性自己先洗了個澡,換了睡衣,然後用蓬頭將她的頭髮淋濕,抹了洗髮露,手掌不太熟練的在她的腦袋上按了起來。
他沒太照顧過人,所以手上時不時的拉扯一下,會讓池鳶皺眉,「輕點兒。」
霍寒辭的胸口更氣了,咬牙切齒道「沒給人洗過,將就吧。」
池鳶的腦子裡已經徹底懵了,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那你的技術還得再……再練練。」
霍寒辭氣得胸腔都在發抖,皮笑肉不笑。
「池總教訓的是。」
池鳶「嗯」了一聲,頭一歪,徹底睡死過去。
霍寒辭深吸一口氣,將她頭髮上的泡沫衝掉,又給她從裡到外的洗漱了一遍,這才把人抱到躺椅上。
他拿過吹風機,就讓她坐在躺椅里,自己則認命的給她吹頭髮。
劉仲端着醒酒湯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又看到先生盡量放輕力道,擔心扯到了髮絲,不由得感慨。
先生最喜歡的還是池小姐。
他從未見過這個樣子的先生,對外的所有鋒芒,全都變成了繞指柔。
他將醒酒湯放下,想了想,還是詢問,「先生,你晚上也沒吃飯,需要我準備一點兒東西么?」
霍寒辭剛想回答,就看到坐着的池鳶有了動靜,她睜開眼睛,大概有些疑惑自己怎麼回到了壹號院。
但她沒去看霍寒辭,只聽到劉仲說霍寒辭沒吃飯,也就接了一句。
「要粥。」
劉仲也就看向霍寒辭,霍寒辭繼續給池鳶吹頭髮,順着她的話往下說,「端碗粥來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