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盛莞莞凌霄

盛莞莞凌霄 第二千二百二十七章 時間來得及 試讀

2022-10-26 04:25 作者: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
  • 盛莞莞凌霄 盛莞莞凌霄

    小說《盛莞莞凌霄》,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盛莞莞慕斯,文章原創作者為「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 ...

    點擊閱讀《盛莞莞凌霄》全文
    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二千二百二十七章 時間來得及

接下來幾天,凌如雪整個人都昏昏沉沉,吃飽了沒事就想睡覺,宮楠眉眼溫潤,以為是過年這段時間,經歷的事太多,她太過勞累。
「要不你去睡會,時間還來得及。」宮楠看了一眼時間,開口道。
凌如雪卻搖了搖頭,微嘟着唇瓣,「還是不了,早點過去吧,不然,外公他們該怪我們不懂禮數了。」
大年初三,傅老爺子早早的就打來電話,叫他們過去吃飯,如果不是因為宮父的離世,大年初一就該做在一起,吃團圓飯。
「那我去給你拿衣服,你就坐在床上換吧。」宮楠說完,直接轉身進了衣帽間,拿出提前準備好的衣服。
凌如雪無奈一笑,「你當我是小孩子,還要在床上穿衣服。」說著,她接過男人遞過來的衣服,就要起身。
剛一有動作,頭就發暈,宮楠眼疾手快,將人直接攔腰抱住,「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我帶你去醫院。」
剛剛的眩暈一下就過去了,凌如雪感覺好多了,搖頭,「不用了,沒事的,可能是因為起來太猛,才會這樣的。」
「真的沒事?」宮楠神色流露出擔憂之色,眸光一直觀察着她。
凌如雪順勢摟住男人的脖頸,眉眼柔和的看着男人,「真的沒事,你放心吧。」
近在咫尺,女人如雪的肌膚,一如剝了殼的雞蛋,男人眸光幽深,岑薄的唇緊緊的抿在一起。
看出男人眼裡的異色,凌如雪長睫輕眨,「你,你這樣看着我做什麼?」
話落,眼前就出現一道陰影,宮楠俯身唇就直接吻了上去。
這段時間的忙綠,好久沒這樣親近的看自己愛的人,此時只想好好的補償下,自己虧欠了好久的福利。
凌如雪清麗的眸光,漸漸變的迷離,慢慢的閉上眼睛迎合著。
一吻結束,凌如雪雪白的皮膚泛着粉色,臉頰嫵媚,眼眸里泛着流光溢彩,更加讓人着迷。
宮楠暗沉的眼睛,越發的幽深,眼底划過一抹異色,壓下心裏的躁動,親自幫凌如雪換衣服。
帶好禮物,兩人驅車向傅家而去。
傅家老就準備着迎接兩人,傅老爺子更是滿臉的笑意,心裏說不出的高興。
看着兩人相攜而來,恩愛的模樣,更是另他得意的捋了捋鬍子。
席間,凌如雪吃了一口魚,那種魚腥味瞬間蔓延到胃裡,胃裡一陣翻滾,恐怕不住的乾嘔起來。
「如雪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坐在右手邊的大舅媽見狀,急忙開口詢問。
凌如雪臉色有些發白,搖頭,「我沒事舅媽。」
這樣的事情,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也許是這個魚的味道不好,才引起了不適。
「那嘗嘗這個,味道不錯。」宮楠夾了一快紅燒肉,放在凌如雪面前的碗里。
凌如雪點頭,夾起肉剛到嘴巴,油膩的味道就直接鑽進鼻子里,凌如雪再也忍不住,直接起身向洗手間跑去。
宮楠見狀,急忙起身跟了過去。
一桌子人,都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麼。
大舅媽卻一臉的笑意,畢竟是過來人,當然明白是怎麼回事。
二舅媽見狀,臉上也露出了笑,「大嫂,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兩人的話,引來眾人的目測,傅老爺子精明的眼睛微轉,「你們的意思是?」
「是啊爸,你現在要有重孫了。」大舅媽笑眯眯的說著,目光瞥到了從洗手間出來的兩人。
兩個年輕人確實一臉的詫異,凌如雪不明所以的看向宮楠,大舅媽的話是什麼意思?
外公要有重孫,難道,她懷孕了?
宮楠臉上瞬間露出喜悅,眉宇間更加的溫潤,神情有些激動,「我們真的有孩子了?」
凌如雪詫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我這幾天總感覺渾身乏力,還非常嗜血,那些油膩的東西看到就噁心想吐。」
「那就是了,你懷孕了如雪,你們要做爸媽了。」大舅媽眸光柔和的開口。
得到這樣的消息,一家人都開心不已。
飯後,凌如雪困意來襲,跟傅家的人告別,直接回了兩人的小家。
剛一進門,宮楠就迫不及待的將她攬入懷裡,聲音低醇,「我們有孩子了,謝謝你老婆。」
厚重的衣服,兩人抱在一起有些不舒服,凌如雪推開抱在自己的男人,「現在還不確定呢,你別高興的太早。」
宮楠眸光凝着女人,「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舅媽他們都是過來人,她們說的不會錯的。」
凌如雪有些羞澀,斂眸,「還是等我檢查後,確定了你再高興吧,不然,我怕讓你們白歡喜一場。」
宮楠牽起女人的手,「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不會難過,孩子的事順其自然,我不會勉強。」
只要能她在一起,就算沒有孩子,他也甘願。
凌如雪心裏微甜,不知是因為自己要懷孕,還是宮楠的話,她轉眸,眸光變的認真。
「如果我不能生孩子,你打算怎麼辦?」
宮楠微楞,「怎麼好端端的要說這樣的話?」
凌如雪想到了小川,那個孩子非常惹人喜歡,說心裏話,沒有哪個女人不想給自己愛的男人生孩子。
如果自己真的不能生,那宮楠又該是什麼態度?
宮楠彷彿猜出女人的心思,雙手扶住女人的雙肩,兩人四目相對,宮楠薄唇輕啟。
「我愛的是你這個人,無關其他,我說過,孩子的事順其自然,有了我們就高興的歡迎接受,如果沒有,那我們也可以學陳清歡,可以領養一個。」
人和人的相處,就是滿滿的培養,至於孩子,可以從小培養感情,長大了也可以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凌如雪心裏感動,直接摟住男人的腰身,臉頰貼在他的胸前,耳邊聽着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謝謝你宮楠。」
宮楠輕撫着女人的髮絲,「傻瓜,你我之間不必說謝字,我會讓你知道,你是我今生唯一愛的人。」
孩子的事不能勉強,而且孩子是兩人感情的延續,他們以後會有自己的生活,會遠離父母的。
陽光溫柔,落在兩人身上,將兩人包裹其中,如副畫一般完美柔和。
凌如雪睡了兩個小時,才緩緩的睜開眼睛,冬日的陽光落的很早,等她醒來,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她起身,從樓上下來,就聽到樓下男人陰沉的聲音,明顯帶着怒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